海西州审计局欢迎您!
站内搜索:
当前位置: 首页 >> 审计文化 >> 审计文苑 >> 正文
双 抢
2019-09-21 08:01  

又到了七月中旬,午间休息我坐在办公室里,看到窗外被爆嗮的樟叶纷纷低下了头,好像大声地喘着粗气说,太热了,太热了!街上川流不息的车辆,也都开着空调,不时也能听到知了的鸣叫。此时此刻,让我想起了小时候在农村烈日暴晒下参加双抢的情景。

但凡在农村长大的孩子,都有过类似的生活经历,即每年的七月底,家家户户都会一片忙碌,既要抢收早稻谷,又要抢插晚稻秧,这就是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农村所说的“双抢”。那时节,又是在一年中最炎热的夏天,所以,双抢是农民一年当中最忙碌最辛苦最有成就感的时候,也是我小时候最辛苦最开心也最难忘的时光。

我的家乡位于湖北省宜都市王畈镇,属于典型的丘陵和山区过渡地带,但生产队还是以水稻为主,多数水田种植双季稻,只有零星灌溉不方便的水田种植中稻。在我的家乡,当时有一种说法,叫做“不插八月秧。”七月下旬,早稻成熟,必须及时收割,并及时插上二季稻秧。我们那里的老庄稼人有个有点偏颇的说法:如果不能在8月1日前插上二季稻秧,迟一天插秧,就可能二季稻晚收10天,因而导致晚稻还没有完全成熟就打霜了,轻者减产,重者颗粒无收。所以双抢期间,广大农村到处都是一片火热的劳动情景,争分夺秒,抢收抢种。

我清楚的记得,双抢期间,农村中小学校都会放假,让学生回家帮助生产队和家里劳动。七月中旬以后,稻米成熟,稻香弥漫,大地一遍金黄,飞鸟成群结队抢食稻谷,早稻大面积收割就会开始,生产队就会像打仗一样拟好作战图,并确定某一天作为双抢开始的日子,将要收割和插秧的田块分到每家每户,同时安排社员负责放水灌溉、犁田、耙田、打谷、晒谷,哪些社员负责扯秧、洗秧和挑秧到各稻田等等具体事项。那时候为了调动家家户户的积极性,我们生产队实行了计件工分制,将割谷捆谷挑谷、犁田耙田滚田、插秧等双抢各环节按照每亩田工作量计算工分,这样家家户户男女老少都可以一齐上阵了。

双抢期间虽然忙碌辛苦,但天天有好吃的,孩子们都特别开心。我们家九口人,爷爷、父母加上我们兄弟姊妹六人,每年双抢都会投入到紧张忙碌的抢收抢种大战之中。一般说来,双抢前几天,母亲会将镰刀、捆谷的草绳和钎杆等劳动工具准备好,将腊肉、干春芽等美味食材从楼上拿下来洗干净,准备双抢期间改善伙食,做好甜酒,将夏收后生产队分的新鲜小麦磨成面,发好老面粑粑(即现在的馒头),准备好蜂蜜和瓜果,到时候带到田间地头去吃。双抢头一天,母亲会将第二天要吃的和喝的东西全部准备好。双抢那天,四点多钟我们就会起床,在大人的带领下,我们每人都带着草帽,拿着镰刀,提着熟食和劳动工具,来到责任田里,全家九口人齐上阵,除了妹妹年龄太小不敢让她割谷,就让她在田里捉泥鳅,其他八人一字摆开,好不热闹!每当我和哥哥姐姐们喊累,或者说太热时,父母总是鼓劲给我们,说快了、快了!割完这块田后就休息一哈儿,喝点茶水吃点东西。人多力量大,生产队分给我们家的责任田常常大半天就割完了,也常常让村里人羡慕不已。随后,爷爷、父亲带领二姐、三姐和我负责捆谷,母亲则带领大姐和哥哥负责挑谷到指定的打谷场,妹妹负责捡谷和端茶倒水。当我们把谷全部捆完后,我和几个姐姐就会用背篓帮助背谷到打谷场。一般说来,生产队分给我们家的收割任务因为人多一天就会完成,其他没有老人和小孩的家庭会慢许多,每到这个时候,父母亲也经常带领我们兄弟姊妹去支援队里的其他社员。

当我们完成收割任务后,哥哥姐姐们会带领我们捉泥鳅、抓鳝鱼、捡稻螺。由于稻田常年有水,一般田里都会有很多的泥鳅、鳝鱼,我们在割谷的时候就已经侦查到情况。会扔掉草帽,脱下草鞋,打上赤脚,卷起裤角,挽起衣袖,带上小铁桶和粪筐,直奔有情况的地方去。我们几姊妹将有泥鳅的地方围住,拉好架势,蹶起个小屁股,就开始捉泥鳅、抓鳝鱼了。说是捉泥鳅,其实在我们乡下,实际上是叫翻泥鳅,就是把双手插进稻田泥土里,一块泥一块泥地翻找,发现泥鳅、鳝鱼了就把它捉起来放在铁桶里。捉泥鳅很有意思,也很好玩儿。那时的泥鳅很多,特别是泡了冬水的田泥鳅会更多,但遇到大一点的泥鳅我就经常捉不住了,尤其是水多的情况下,更不好捉,便用双手捉,有时捉住后又滑走了,这个时候就要用粪筐去捞,再狡猾的泥鳅、鳝鱼也从没逃过我们的手心。就这样,折腾好大一阵子后,我们也成泥人了,但当看到一满铁桶鳝鱼、泥鳅时,一天的劳苦全都忘得一干二净,满脸的都是开心和快乐。这情这景,常常浮现在我的睡梦中,让我始终不能忘怀。

割完稻子,生产队一方面会马上安排进入打谷环节。已完成割谷任务的年轻力壮的小伙子和年轻姑娘们会留下来连夜打谷,同时安排生产队里饭菜做得好的几位大妈准备晚饭和夜宵,主要是炒嫩南瓜、冬瓜、茄子、青椒、煎豆腐和熬绿豆汤等。因为我家离早稻田近,加上我家房子和道场都特别大,很多时候,生产队会将打谷场安排在我家。那时,家乡还不通电,夜晚作业都是点几盏汽灯。一到夜晚,整个道场上灯火通明,一片繁忙。只见有的社员流水线式地给打谷机喂谷,有的社员处理稻草和扬谷,还有部分社员负责转运稻谷至生产队仓库。那时候每个大队只有一台打谷机,若遇到连雨天后刚放晴,每个生产队都在双抢,都要打谷,大队只好采取抓阄的办法确定打谷机使用顺序。有一年,我们三队抓阄排在最后了,生产队只好采取最原始的办法打谷,即采用牛拉石磙碾稻谷的办法。这种办法即费时费工还特别辛苦,牛拉石磙碾二十遍左右,就要将稻子翻身后再碾十来遍才算好。幸好我们家道场大,为了节省时间,生产队可以安排了两头牛碾谷同时进行。但就算两个石磙同时碾,生产队的早稻也需要两天两夜才能打完。打谷的时候,也是我们孩子们特别开心的时候。道场上灯火通明,机器轰鸣,一片忙碌,孩子们在道场上奔跑、玩耍,在堆积如山的草堆中捉迷藏,玩游戏,好不开心!劳动间隙,年龄大一些的青年人,会唱起山歌、情歌和嬉闹,听说有的青年就是在双抢中,找到了心中的伴侣,缔结了一世幸福姻缘。年长的大人们歇息时,大家聚在一起,喝茶、抽烟、家长里短地聊天,缓解了疲劳,增进了友谊。

我们大队有一个中型水库,生产队有一个小型水库,全大队百分之九十五的水田是旱涝保收的。为了抢种,稻子一割完,就当天派人放水,接着便犁田耙田,再接下来便是插秧。盛夏时节,烈日当头,稻田的水会被嗮的滚烫,腰酸背痛的在田里双手快速地忙活着,双脚在水田里疼痛难忍,还要担心蚂蟥和水蛇的袭击,着实是一件苦差事。好的是苦中有乐,父母总是想尽办法弄一些好吃的、好喝的,讲一些好听的笑话,不知不觉之中、痛和累就忘了,心里充满快乐。插秧结束,最最紧张繁忙的双抢总算是告一段落。

当颗粒入仓,望着堆积如山的粮食,大家个个喜笑颜开,憧憬着美好的未来时光,双抢才算真正结束。接下来,是要做好对二季稻的施肥、除草、喷药和水量的调节等田间管理,最后就只等待秋收和期待下一年度的双抢早早到来……

双抢是一种劳动名称,也是农户人家一段幸福美好和充满期望的快乐时光,更是一个时代的代表。双抢是播种的季节,也是收割的季节,更是广大农民不怕苦、不怕累,敢于战天斗地伟大精神的展示季节。正是因为有亿万农民的双抢精神,我们才有今天的幸福生活。

斗转星移,沧桑巨变。一晃四十多年过去了,今年双抢时节,我又回到了故乡。放眼过去,当年那些双抢时的田块,如今都被种植了杂交中稻。随着时代变迁,新型农业耕作方式发生了深刻变革,科学的种植方法,使中稻的单产远远超过了过去种植二季稻的收成,农民也不再像过去那么劳累,机械化程度大幅度提高。双抢成了一个时代的历史产物,但留给我们这一代人的记忆是深刻的,带来的快乐是长远的,那段时光也值得我们永远珍藏。(吴德纯)

上一条:致敬七十年
下一条:有感于水杯“碎的一刻”
关闭窗口

 网站地图 

版权所有:海西州审计局  青ICP备09000754    电话:0977-8227785
技术维护:海西州人民政府电子政务技术中心 信箱hxdzzw@haixi.gov.cn

青公网安备 63280002000102号